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 >  队伍建设  >  从警心得

监区里的“老革命”

  • 字体:
  • |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3-04 15:11
  • |
  • 来源:
  • |
  • 打印本页
  • |
  • 关闭本页
  • |
  • 阅读量:

在都匀监狱六监区,有这样一位身材魁梧、性格开朗、非常健谈的老同志,许多年纪稍大一点的民警都喜欢称他为“老革命”,而年轻民警则称他为胥叔。这位“老革命”原名叫胥燕利,参加工作至今已经40年,他18岁参军入伍,曾上过战场、杀过敌,战斗中曾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参战老兵。

每当谈到参战往事,很多年轻人都会好奇地问胥叔:“胥叔,打仗的时候,你怕死吗?”在问胥叔这个问题的时候,很多年轻人其实心中早已有了答案,那就是军人就是天不怕地不怕。然而胥叔的回答都会让他们感到诧异,他说:“怕呀,怎么不怕。但是,怕也要上,即使明知是死也要上,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才19岁,当时牙关都是抖的,好长时间都合不拢,后来随着战斗的延续,人就打麻木了,生死早已置之度外,心里唯一想的就是怎么才能把敌人给打下去。”听到这里,大家的心里又会从诧异变为崇敬。是呀!才十八九岁的年纪,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,还有家中的父母亲人,哪个人又能完全的放得下自己的生命而毫无留恋,正因为“怕”才显得真性情,也因为怕也要上、死也要上才显得军人的伟岸。

当被问及在战场上最危险的经历是什么时,胥叔却风轻云淡地说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危险的经历”。他的回答总是令人意外,也许在胥叔的内心世界,作为生在和平时代的我们并不能理解。战场上怎么会没有危险的经历呢?或许在胥叔看来,很多战友都牺牲在了战场上,而自己今天还能站地这里,自己怎敢称危险!再或许,是因为胥叔不愿去回首那段经历,因为曾经就有一位战友在他的身边光荣牺牲。那是一次秘密任务,当时胥叔和几名战友接到了进行一次爆破的命令,胥叔和战友来到目的地,刚安放好炸药,突然一声枪响,胥叔只感觉腿一凉,一颗子弹已经打穿了他的裤子,他刚要伸手去拉身边的战友卧倒时,又是一声枪响,一颗子弹却击中了战友的头部。原来胥叔他们被敌人的狙击手伏击了,而胥叔的战友当场就牺牲在他的身旁。

退伍后,血淋淋的战争画面总会不时浮现在胥叔脑海,有时候走夜路,当发现身后有人时,胥叔都会警惕地停下来,让后面的人先走,自己才能安心,否则总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。尽管如此,在择业时,胥叔又选择了一个和平时期高风险的职业——警察。也许,对于胥叔而言,一路从战场上走来,经历了枪林弹雨,面对危险早已习惯成自然,自己要做就做刀尖上的舞者。

入警后的胥叔,上过矿山、下过车间、守过炸药库,做过监狱一线管理,参加过逃犯的追捕。不管工作条件再艰苦、岗位再危险,他从来不皱一下眉头,只要是为了捍卫法律的尊严和守卫一方平安,他都能乐观从容地面对。记得有一次,他在协助抓捕一名涉嫌故意杀人的歹徒时,那名歹徒手里正拿着一把刀,抓捕危险性极大,对抓捕人的心理压力更是常人难以想象。然而,胥叔却自告奋勇悄悄地潜到歹徒身后,猛的就是一脚将歹徒踢倒在地,接着就是一个箭步跟上,又是一脚将掉落在一旁的刀给踢飞,在歹徒还没反应过来时,胥叔和跟上来的民警已经成功将其制服。虽然谈到自己的过往,胥叔总显得有些风轻云淡,但是设身处地的想,当我们在面对手握凶器、穷凶极恶的歹徒之时,又有谁能坦然处之、没有心理压力?但是,正如同胥叔曾说过的那样:“怕呀,怎么不怕。但是,怕也要上,即使明知是死也要上”。这也许就是一名军人、一名警察的责任与担当。

如今,胥叔已经年近六旬,再有一年多就到了退休的年龄,但是谁曾想到,他又主动申请,调到了高危传染病监区当一名直管民警,与一群身患高危传染病的罪犯朝夕相处。监狱民警都知道,管理高危传染病罪犯不光是自己感染疾病的风险高,而且这些罪犯还极其难管,教育管理这类罪犯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更多。但是,胥叔却说,枪林弹雨都走过来了,还担心这个,况且他们怕我服我,我去管理他们更适合。的确,这群在许多人眼里难管的罪犯在胥叔的管教下,无不服贴,对于胥叔所下达的各项指令都能较好的贯彻执行。这一切,让在监区指挥中心值班的民警都能轻易地从视频中看出,无不令人敬佩。

战争时期,枪林弹雨,哪怕是死也毫不退缩;和平年代,敢到最危险的地方去啃最硬的“骨头”,没有轰轰烈烈,只有默默无闻,没有丰功伟绩,只有一片丹心,这也许就是胥叔的真实写照。作为胥叔现在的同事和战友,我除了感到由衷的敬佩和崇拜之外,也想对他说一句:“老革命,您辛苦啦!”孟良川

分享: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