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 >  队伍建设  >  从警心得

我和我的“搭档”

  • 字体:
  • |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11-27 14:59
  • |
  • 来源:
  • |
  • 打印本页
  • |
  • 关闭本页
  • |
  • 阅读量:

说到工作搭档,除了有配合默契互补互助的搭档人,还有一种就是工作的必备辅助工具,比如教师的粉笔、狙击手的枪等等。作为对服刑人员进行直接管理、教育改造的监狱民警来说,我认为我的工作搭档首推当是个别教育谈话记录本了。

个别教育谈话记录本,作为对服刑人员个别教育工作的一个文字凭证,它不仅原原本本的记录了每一次个别教育谈话的过程,反应着每个被教育谈话过的服刑人员的改变,也承载了我工作短短几年来的历程。

个别谈话教育记录本

翻看前几年的记录本,满满写着的都是我的“自言自语“,几乎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和信息。刚刚参加工作的我,因为缺乏工作经验,对罪犯进行个别教育时,基本都是处于“尬聊”的状态:我不能深入服刑人员的内心,服刑人员也对我充满防备。可随着记录本慢慢的翻过去,记录里渐渐开始出现对话,从我自己的独角戏,慢慢转变成服刑人员与我的交流。这些对话,从最初的“我没事”、“我感觉自己最近挺好的”,到“我最近有些纠结,想找警官聊一聊”、“我对未来有些计划和想法,警官您帮我参考一下吧”,有越来越多的服刑人员愿意对我倾述她们的心声……

这个记录本,除了在个别教育谈话时会用到,我自己也时常拿出来翻看。一方面希望从谈话中再深入了解和挖掘服刑人员的心理;另一方面,也通过这些记录反思自己的工作,每次个别教育的成功之处和不足,寻找每个服刑人员更好的个别教育的切入角度和教育方式,帮助我更好的开展工作,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。

我和我的个别谈话教育记录本搭档至今,已是第四个年头了,在它的帮助下,我看到了自己的进步,更看到了自己的不足。我希望自己能在记录本的帮助下有更长足的进步,在教育改造的路上走的更好更远。(胡耀尹) 

单警装备 

刚参加工作的我没有想到,上班的第一天就与我的"战友"相遇,记得第一次走进监狱大门来到管区,领导就给我介绍了我的工作搭档,并告诉我“它”将是我今后的战友,对此,我对这位“战友”非常期待,当它出现在我的面前时,我才恍然大悟……

这位“搭档”我管他叫“小单”,其实小“单”是由八个兄弟组成而来,分别为对讲机、警棍、手枪套、手铐、催泪喷雾剂、强光手电、水壶、警用口哨,没错,它就是单警装备。

小单跟我相处以来,我们互相沟通、交流,它参与着我工作的方方面面,四年来我们已经彼此相互熟悉和了解,这几个兄弟给予我工作的勇气,记得第一次参加值班的时候,走在习艺车间巡查,我突然看见一个影子,影子中的我穿着威严的警服和携带着我的工作伙伴小“单”,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股股正义的感觉,对啊,我是一名执法者,我身上的兄弟可以让我有能力去面对一些突发情况,比如我的口哨可以紧急的通知其他同事前来协助我,我的喷雾剂可以让罪犯短暂的失去攻击能力,我的手铐可以制止挑事者的行动……而这一切,都是保障民警公正执法,确保监管场所安全稳定,从那天开始,我心里面有了答案,我要与身边的“搭档”好好相处,保证它良好的水平和状态,让我们基层一线监狱人民警察更好的完成日常执勤。

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一套单警装备代表着什么,作为一名监狱民警我却倍加珍惜它的存在,试想监狱关押的都是在社会上的犯罪人员,单警装备既可以让我们有防御能力,还可以更好的体现执法者的威严和威慑力。

初识小“单”的时候我心想这个像皮带一样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我的战友,况且它就是个物品,随着几年的相处下来,我已经和小单有了更好的友谊和默契,小单的存在让我在平时的监管工作中有更多的勇气。(张捷敏)


作为一名监狱心理咨询师,为有需求的服刑人员提供心理帮助,是我的主要工作之一。回顾我从事心理矫治工作几年来的经历,一直陪伴我的搭档还真不少,而最常陪伴我的,就是那一支笔、一张纸和一幅沙盘……

第一次在监狱心理咨询室接待来访者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,由于缺乏咨询经验,在与来访者交谈的过程中,会遇到“接不上话”,或者不知道如何开口的尴尬情况,与来访者建立咨访关系也觉得困难重重。如何尽快消除来访者的戒备,如何让来访者吐露自己的心声,我想是需要一定技巧和工具的。

2012年,我有幸参加了儿童游戏治疗的系列培训,从中了解到可以通过绘画、粘贴画的形式与来访者进行沟通,进而打开来访者的心扉。在后来的工作中,我慢慢尝试,发现服刑人员除了用语言表达之外,还以通过一张纸、一支笔,来呈现自己的内心世界,那些无法言说的东西可以通过绘画、沙盘、标注等方式表达。在这些搭档的帮助下,我与来访者建立咨访关系时顺畅了许多,那种尴尬的情况也越来越少。

一支笔,一张纸,一副幅沙盘……这些都是我从事服刑人员心理矫治工作的重要搭档。在这些搭档的帮助下,我与来访者建立咨访关系时顺畅了许多,那种尴尬的情况也越来越少。

在今后的心理矫治工作中,这些搭档将继续陪伴我,或许还会有新的搭档。如何赋予这些搭档以“灵性”,通过它们来解读服刑人员的心理密码,将使我不断探索的方向。(郑志龙)

分享: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