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 >  队伍建设  >  从警心得

你所不知的监狱女警

  • 字体:
  • |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7-10 16:45
  • |
  • 来源:
  • |
  • 打印本页
  • |
  • 关闭本页
  • |
  • 阅读量:

6月20日一大早,省监狱管理局机关全体女民警列队来到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。此次进监,机关民警并不是检查工作,而是到基层一线跟班学习,跟班女民警被分别安排到管理现场、巡逻检查等岗位,履行一名一线警察的工作职责。通过跟班,局教育改造处民警李野皎看到了很多、想到了很多……


丝毫不松懈的每分钟

8点30分,与当日值班民警交接工作,了解是否有无异常情况和重点狱情,随后清点罪犯人数,紧张忙碌的一天便开始了。9点,到达习艺车间后,罪犯开始劳动,虽然室内有百余名罪犯,但没有人交头接耳,只听见有节奏的机器声,看见的是一个个熟练动作。作为一名机关管教部门民警,进入监区的时间相对很多,但真正作为一名一线民警长时间、零距离的接触罪犯却少之又少,因此,在不经意间与罪犯眼神的对视时,心里还是缺乏一些底气。一上午跟着带班民警仔细对习艺现场的劳动生产纪律、劳动工具、消防通道等进行不间断的巡查,带病犯就医、打开水、准备生产材料、亲情会见,没顾上喝口水,就到组织罪犯中餐的时间。每一个时间段、每项工作都有固定的程序、负责监督的民警,整个监区像一个巨大的时钟,每项工作像齿轮运作,环环相扣,不容一丝懈怠。


频繁“失联”的8小时

在民警轮换匆忙就餐后,下午的工作又继续,经过一上午的工作,下午那种对视罪犯眼神的不适应就好了很多,主动找一名罪犯了解情况,心里暗自觉得不论哪一种工作,只有成为行家里手才能拥有发自内心的自信和笃定。更加适应后,与带班民警聊了几句,才知道她的小孩不满周岁,我问她值班的时候怎么办,她说:“别说值班,就是正常上班孩子生病发烧也经常顾不过来,爱人经常开玩笑说我频繁‘失联’。”另一个年轻民警说:“我下班后,手机有几十个未接来电是常事,给我家送快递的小哥一直以为我是搞什么高科技工作的,就是因为经常‘失联’。”她们说女子监狱的女民警有的是合格民警,却没有合格母亲、合格妻子和合格的女儿。学习、劳动、锻炼……女犯的改造时间安排得满满的,民警们的时间也花在了她们身上。虽然她俩都在说玩笑话,但是我却实在的感觉到了作为女民警的不易,能想象到一个个深夜值班巡逻的身影……



不断“转换”的四种角色

下午3点,有部分女犯报告要去参加安全生产月的文艺节目排练,我便主动申请跟副监区长一同前去,搭建舞台、排练节目等等,事无巨细都需要一一处理,副监区长告诉我:女犯有非常特殊的一面,大多有心理缺陷,敏感、多疑、心眼小,相互间容易为鸡毛蒜皮的事发生摩擦,要耗费民警大量精力了解、协调和解决。监区里大部分都是重刑犯,我们要不停地转换角色,充当管教员、教师、技能培训员和心理咨询师等,才能管理好罪犯。看着副监区长已经明显凸起的肚子,一手叉腰,一边还在认真工作,我深知要能游刃有余的不断转换角色,不仅需要深厚的基本功、更需要的是那份对监狱事业的热爱和奉献。


没有“点赞”的二万步

接近下午收工,我看到一名民警带的运动手环已经达到2万步,当高墙外的人们在微信运动为1万步相互点赞的时候,我们一线的民警一天巡逻工作下来,轻松过2万步,如果连着夜值步数更是直线上涨。

短短的一天跟班学习已结束,我不由地想,在机关工作常常是不在出差,就在出差的路上,也常常深夜加班写材料,但要达到一线民警的“十八班武艺”,要达到他们的那种持之以恒的坚守,我仍需不断学习、持续磨炼,在这里向一线工作的同事们致敬!


分享:
0